[第1292期]“广开试验田”才能收获“百果园”

中健网 >> 医疗圈 >> 焦点 2020年12月12日 中健网·健康焦点 曹东义
每一个确有专长人员手里都有自己的秘方,而且长期以此“安身立命”很多年、甚至是传承了很多代,所以基本上可以判定为“安全有效”,也就是在他们手里基本可以做到“安全有效”。

  每一个确有专长人员手里都有自己的秘方,而且长期以此“安身立命”很多年、甚至是传承了很多代,所以基本上可以判定为“安全有效”,也就是在他们手里基本可以做到“安全有效”。

  那么,什么是“秘方”、“验方”?不一定是祖传的,有很多是使用者自己新创的。“老药新方”很常见,而且有“知识产权”,真正的“经方”不能成为知识产权保护的方剂。

  中药复方的“安全”,靠使用者来把握,就像菜刀一样,在孩子手里不安全,在厨师手里是工具,在凶犯手里是凶器,所以不能简单地评价秘方的“安全性”。

  过去的“献方”,有很多情况下属于“只要方子不要人”,基本属于“杀鸡取卵”的方式,严重损害了献方者的积极性,也不利于“源源不断产生新秘方”。

  中医药的有效性,离不开临床实践,它创新的源头不是实验室,而是临床实践,所以“广开试验田”,才能收获琳琅满目的“百果园”。

  各级中医院很难成为“试验田”,要求按照诊疗方案、临床路径用药,用医保标准、药典规定、方剂学要求、经方不走样治疗,很难创新。

  因此,创新的主体在民间,这是源头活水,需要充满活力。但是,现行政策用管理西医、西药的标准要求中医,严重制约了中医学术的发展。

  西医属于医药分家,集体合作的行医模式,创新的源头是动物实验,动力是制药集团、仪器开发商,而不是医生。西医属于“破碎化研究思路”,把整体生命分割成细胞之下的大分子,称之为“精准”治疗,也就是“单靶点分子拮抗模式”。大部分化学制药属于大自然的异物,生产的时候污染环境,吃进去污染身体,所以必须精确计算“有效血药浓度”和“半数致死量”,以及代谢出去的途径,对于人体长期和急性的毒副作用,中医药不是这样的,有很多非常丰富的“非药物疗法”,开发了“内在卫生资源”,而不像西医药那样主要依靠“外力干涉”。

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》第十五条规定“师承与确有专长人员,经过考核可以获得行医资格”,而不是考试录取。但是,自从该法实施之后,在执行之中遇到了很多困难。我省虽然2018年组织了报名,但是9千多等待考核“专长人员”,至今没有进行考核,就是担心考核出问题,不容易做到甄别。我认为,这是方法不当造成的。

  假如全省都集中在省会考核,虽然可以保障程序客观公正,但是被考核人的真实情况很难确定,容易出现“有水平考不上,会应付就通过”,成为“瞒天过海”的走过场,打击积极性,甚至出现“行政诉讼”。为此,我们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一技之长专业委员会于2019年向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进行建议“本着放管服的精神,县区考核,省里发证,县管乡用”,让县区发挥作用,让社区国医堂、各级中医院都成为开放的试验田,来解决“考核难”问题。

  县区是第一责任区,报什么,考什么,用什么。

  谁使用,谁管理。

  这样既解决了考核难的问题,也解决了管理监管难的问题,更主要的是“基层强,才是真正强”,把中医药创新的根脉留在基层,源头活水在民间,秘方验方不仅可以开发新药,更重要的是解决群众医疗问题,“节省就是创收”,让中医药充满活力,需要政策保障。

  因此,建议以省政府有关部门的名义,发文件让“师承与确有专长人员考核”求真务实,做好有关工作。

本文关键信息:
相关内容
猜你喜欢
关于我们 | 免责声明 | 版权申明 | 隐私政策 | 推广服务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
中健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复制及建立镜像